故潭

银土,贱虫,EA,MA

【EA】bug信条1

·背景设定见bug信条0,手机没法加链接抱歉
·和游戏内容的出入可能是改动,也可能是真·bug,欢迎捉虫
·如果你没有见过刚开坑就卡文的,那么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
————————————————————————

“佛罗伦萨的建筑要更高一些,也更加密集,房顶不像这样平坦,都盖着瓦片。”Ezio一边爬上房顶拿旗子,一边对Altair说,“那边气候更湿润,也没有这么多黄土。”

一路上Ezio时不时会说起自己的家乡,Altair只是一言不发地听着,或者根本没有听。不管是对于自己的身体被别人控制,还是他人长时间的陪伴,对于Altair来说都不是能够迅速习惯的。但是考虑到对方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换了一个陌生的身体,也同样不会是什么开心的事,他还是压下了心里的烦躁,近乎隐忍地保持了沉默。好在路途并不长,Ezio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就已经到了窃听目标附近的长椅。

“坐到长椅上,开启鹰眼,触发对话。”Altair提醒道。

“这个倒是和我那边一样。”Ezio耸了下肩,在长椅中间的空位坐下,开启了鹰眼却没有锁定到任何人,入耳的全都是些家长里短的闲谈。

“…应该是bug,等一下看看。”如果Altair能够控制眉毛的话,那他一定开始皱眉了。

“好吧,”Ezio叹了口气,低下头把脸藏在兜帽的阴影下,小声地嘟囔了一句,“bug信条。”

这一句抱怨却意外娱乐到了Altair,让他烦躁的心情好了一些。有人共苦的感觉也不赖,他隐约这样想着,顺口附和了一声。

大概是这难得的回应鼓励了Ezio,他清了清嗓子,看着自己的靴尖开口,“那,我该称呼你大导师,还是…”

“Altair,叫我Altair。”

“好的,Altair。”他对着自己的靴尖小声说,“其实我对你的了解还要更多一些,我读过一些你的传记。不过这些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毕竟你有金苹果。”

“是的,我从金苹果里看到了一些。”Altair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没有看到很多。”

“这没什么,你还有很长时间可以了解我。反正传记里的东西也不完全可信,这下我可以亲身体验你的故事了。”

Altair没有注意他的后半句话,相比之下他更在意不远处突然出现的那两个人。“Ezio,窃听目标来了。”

被提醒的人也松了口气,“终于来了,再迟一点我都能等到达芬奇了。”


问:比一个走路左顾右盼一脸戒备的人更可疑的是什么?
答:一个走路左顾右盼一脸戒备的人身后尾随着他的人。

但是不论Altair还是Ezio,他就是有本事穿着一身“奇装异服”全副武装,依旧能混入人群中就找不到。就比如现在,Ezio刚把偷来的信件收好,若无其事地原路返回,成功地在目标发现之前离开犯罪现场。Altair对此表示十分满意。当然,他不清楚Ezio在自己的地盘时还点亮了偷钱的技能,不然也不会全程像照顾新手一样担心他失手了。

照顾新手。Altair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忽然意识到事实上刚刚成为新人的是自己才对。不过自己只是被剥夺头衔和装备,技术还是在的,相比较还是这个“初来乍到”的Ezio更像是新人。

在熟悉了这边的规矩以后,他也能很快地成为刺客大师吧,这点倒是和自己的故事意外地合拍。Altair心不在焉地想着,忽然开始好奇对方的年龄了。

【EA】bug信条0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游戏人物这样的设定,死亡的角色也会在后台存在,放下剧本都是好朋友。战争和死亡太沉重了,我还是写写这样热闹轻松的东西吧。
这次的坑是Ezio占据了Altair的身体,如果我不懒的话可能还会开一个Altair占据Ezio身体的坑…不过我肯定会懒的。
第一次写AC同人,OOC预警,我尽力了  (安详)。这次写得很少,就当是个开坑表示吧。
————————————————————————
系统提示:失去同步。

终于恢复同步的Altair——或者说,控制着Altair身体的Ezio——站在原地陷入迷茫。

是的,这又是育碧的bug了。在某次刺客信条1启动之后,第二部主角Ezio的意识不知道怎么挤到了第一部主角Altair的身体里。不过好在育碧的bug出现频繁,大家都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这次也是在短暂的混乱之后便勉强接受了设定。不接受又有什么办法呢?要想生活过得去,难免头顶多点绿。(划掉)

幸运的是,之前都在同一个硬盘里,平时来来往往的多少也能混个眼熟,不至于太过尴尬。Altair和Ezio很快就达成一致:由Ezio控制Altair身体,遇到问题Altair再进行指导,总之先把这次游戏内容走完。

然而,两人都没想到的是,游戏才开始没多久,Ezio就纵身一跃跳入了水中,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这一幕。

“……bug?”Ezio犹犹豫豫开口。

Altair沉默了一下,“……系统不允许入水。”

“咳…抱歉,我没想到你不会游泳。因为在我那部里,游泳,嗯…很常用。”

“下次注意。”

简短的回答让Ezio猜测对方可能心情不好,想想也是,堂堂一个刺客大导师竟然不会游泳,说出去也是挺丢面子。Ezio顿时心生同情,暗暗决定以后少和大导师提江河湖海。

仅仅是个脑洞。灵魂伴侣这个梗。

死侍把浮现着“去他妈的谁谁谁”的名字的那片皮肤一刀削下去,在旁边即使没动刀也已经布满疤痕的皮肤上,纹上了一个龙飞凤舞的“Spidey”。

“谁是哥的灵魂伴侣,哥说了算。”

天啊小蜘蛛真是可爱到炸!

【贱虫】sense 01

*标题是由那个 死侍在的时候蜘蛛感应就会响个不停,蜘蛛侠为了在死侍身边压抑了本能  的说法来的
*小虫主要按照终极蜘蛛侠动画人设,贱贱外貌按电影
*如有OOC见谅,烂大街的梗见谅,心理活动和对话偏多因为作者是话唠。欢迎建议,欢迎催更,毕竟我真的太懒了。

————————

如果你在下班的路上抬起头,偶然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蓝紧身衣的家伙荡着蛛丝一晃而过,这或许不是很稀奇,毕竟这里是纽约。但若是你看到了一只停在你面前的蜘蛛侠,那我就要建议你去买彩票了。而要是你看到了一只神志不清、停在你面前的电梯门上的蜘蛛侠,那么——

“哥的彩票一定会中头等奖。”

dead·lucky·pool先生吹了个口哨,上下打量着蜘蛛侠绕了个弧,最后停在他正前方清了清嗓子开口。

“噢,嗨,小蜘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理想的出场方式,你看起来像是刚数了一千只羊一样迷糊。我不得不好心地提醒一下,你真的不打算从门上下来吗?我知道你的蜘蛛性格喜欢贴在墙上,但我不确定等这个电梯门打开以后你的蜘蛛性格是否还能让你悬浮在……唔唔唔(WTF)?!”死侍喋喋不休的嘴猝不及防被一股蛛丝粘住,没说完的话被堵回嘴里变成了一串脏话。

“噢,闭嘴!”电梯门上的蜘蛛侠皱起了眉,“你让我的蜘蛛感应吵得我头疼。”似乎是真的难以忍受,他又荡出一股蛛丝贴到了天花板上。

[嘿,哥们,我们又成功地让人讨厌了。]

【我们做起这种事来可真是擅长,不是吗。】

“闭上他妈的嘴吧,我也讨厌你们透了。”死侍心里说着,一边抽出背后的刀把嘴上的蛛网割开,“不过我更讨厌这白乎乎黏糊糊的蛛丝。天啊,真不知道蜘蛛侠是怎么天天咻咻来咻咻去的。”

[总比我们砰来砰去的好。]

【你还记得我们落下一条胳膊那次吗?】

“那可真是糟透了的回忆。那时候我刚在地上站稳,我自己的一条胳膊就从天而降——对,就像现在这样,我还下意识地接住了……小蜘蛛?!”

死侍看着自己怀里失去意识的小蜘蛛,用想象中的两只手少女一样地捂住脸,瞪大的两只豆豆眼眨了眨。

[哇哦,酷,从天而降的手臂变成了从天而降的蜘蛛侠。]

【我们今晚要买一百张彩票了。】

“这将变成我最美好的记忆。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跳到睡美人剧情了,我猜小蜘蛛一定乐于配合的。或者白雪公主?我不确定他喜欢长发的公主还是短发的。”

蜘蛛侠无意识地微微皱了眉,喉咙里发出些几不可闻的含糊声音,看来在昏迷中也不太好受。死侍抱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圈的精瘦身体叹了口气,转过身泰然自若地走出围观群众的包围圈。

“嘿,抱歉,借过一下。哥在赶着拯救哥的超级英雄偶像呢,麻烦把你们那该死的多余又碍事的身体往旁边挪挪,没你们盯着哥也不会吃了他的,OK?”

tbc

先写两句贱虫试试,或许会开坑?希望吧

——————

Wade曾经想过,让自己近来频繁地追着纽约好邻居的屁股跑的原因。

或许是自己太无聊了,就像你无所事事地坐在马桶上时会下意识地盯着一只飞来飞去的小虫子看一样,他虽然没打算弹出舌头把那只虫子粘回嘴里,但看看也没人禁止不是吗。二来,每当他和这个抄袭了自己制服创意的小蠢货同框时,总是有那么种奇妙的感觉,对,奇妙,但是不讨厌。他甚至都能想到那些观众一遍又一遍地翻看这些场景的样子,就像他们翻看《蜘蛛侠与死侍》那样。oh,剧增的阅读量,也就意味着大把的钱。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尤其是对一个雇佣兵来说。

不过说到底,或许他追着那个屁股跑——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个高楼间灵活穿梭的身影时,在两个框框的冷嘲热讽中想着——只是因为那个屁股真他妈该死的性感而已。

这很死侍,不是吗。


·不要问我为什么总是方锐视角。
·写一个表白
——————————

我一定是被雨淋傻了,才会在这大半夜和他在狂风细雨中绕湖溜达。

我站在湖边停住脚,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湖面上的昏黄灯光碎成一片,照不亮底下漆黑的湖水。

我看着前面十几步外唯一的人影,在风声雨声树叶声中扯着嗓子喊起来。
“老林!游泳吗!”

他停步转过身,顶着一头和我一样被吹得乱糟糟的短发,镜片后的眼睛被风吹得眯起,弯弯的。他也扯着嗓子使劲喊了回来。
“方锐!你傻了吗!”

我笑得厉害,冷不防被灌了一口风,猛地咳嗽起来,咳出满眼泪花,咳得弯了腰。
“我问你!游不游!”

他把遮了眼的刘海捋到头顶,动作潇洒帅气得仿佛年轻了五岁。我看见他嘴角高高地扬着。
“好!去哪!”

我笑得更疯,深吸一口气,把手在嘴前拢成喇叭,拼着全身的力气把肺里所有的空气都喊了出去。
“爱!河!”

·方锐视角

—“锐锐让人疼惜得很。”
—“林大大亦如是”#

林敬言这人,你别看他平时温温和和的,要论狠心也绝对是个角色。
林敬言的狠大多留给自己。
离开呼啸时也是,退役时也是,网上有小粉丝排着队形喊“林大大你要丢下方锐大大了吗”,还伴着几个面条泪的表情。
我看着暗自摇头。
是老林丢下我吗?是我,是我们,是职业选手的节奏丢下了他才对。

我跟在他身边,目睹了他的巅峰和下滑。
我以为我该是最了解他的人。
直到和霸图的对赛给我了响亮的一耳光。
我看着变为黑白的画面,心里反复念叨着“唐三打”这三个字。忽然觉得林敬言这人竟有些陌生。原来不是我最了解他,更不是我们互相了解,而是只有我被他摸了个透。
忽然心里闷得慌。

林敬言,你离我有多远?
兴欣到霸图的距离?巅峰到退役的距离?

在过道里相遇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笑着。最近戴上的眼镜看着还有些别扭。

我在心里问,林敬言,你罩着几层玻璃。

明明看不到与这人之间有什么墙,平时说说笑笑得自在,一到重要的事情才忽然发现两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近。
你这人,还真是够内敛啊。想来,那些疲惫、悲伤之类的情绪,你还真是一勺都没让我分担过。

兴欣的信息素你别猜

1
作为一个O,方锐像其他人一样习惯性地对自己的性别保持低调。去信息素喷雾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一来是为了隐瞒性别,二来——甜腻腻的奶油味的信息素对一个男性来说,即使是一个男O,那也是莫大的耻辱啊!
自从方锐懂事起,就对自己的信息素感到极度悲愤,时间长了甚至有了些许的自卑。也是因此,方锐的喷雾也用得比别人费一些。
然而时间久了,总是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有次方锐的喷雾不够了,正好赶上发情期,信息素就散了些出来。正巧当天和别人吵起来,情绪一激动,信息素就散得多了些。结果对吵的那位还是个怀孕了的O,一闻这甜腻的奶油味,呕地就跑一边吐起来,一边还骂着,妈的方锐,没你这么恶心人的!
方锐一看,嘿没想到我这信息素还有这功效!顿时坏水往上冒,可劲的往外散信息素,那边孕吐的O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是方锐得意忘形,信息素从没这么嚣张过,完全忘了这里还是公共场合,差点被几个撩起来的A直接拖走。吓得方锐立马收了信息素,在兴欣一众的帮助下溜之大吉。
不过从这以后方锐再也不为自己的信息素郁闷了。每次和人吵起来第一句就问,你是O吗怀孕了吗怕甜味吗。然后在兴欣众人的保护下开始猛放信息素。

2
提起信息素,另一个不得不讲的人就是魏琛。
魏琛,一个O,信息素是——汽油味。
魏琛可从没为自己的信息素自卑过,要不是怕对方是个A,自己阴人不成反被上,那简直恨不得次次干架放信息素。那套路和方锐一样一样的,开口先问,是A吗晕车吗怕汽油味吗。
照魏琛的话说,老夫这信息素的味道多有男子气概,不像方锐那家伙,还他妈是个甜奶油。
方锐很是不服地比中指,有男子气概你就不是O了吗,照样被上的命,Omega何苦伤害Omega!
每次俩人掐架,必然飙得满屋子奶油味汽油味。陈果率领几个B迅速把所有A隔离,然后冲着两人大发雷霆。收了你们的信息素,给我开窗通风!
不过要是俩人同战营一直对外,那就比较喜闻乐见了。兴欣所有B默契地围成半个圆,所有A带上口罩站在外围保护己方的O。
关门,放信息素!方锐魏琛飙起!
有时再带上个二手烟味的叶修,人称兴欣猥琐三人组。

我从没见过这样把信息素当成化学武器用的。老板娘陈果如是说。

他说,“方锐,欢迎来到呼啸。”
他说,“别急,慢慢来就好。”
他说,“要不要考虑一下盗贼?”
他说,“‘犯罪组合’?听起来不错啊。”
他说,“方副队,你也别总把记者的烂摊子甩给我啊…”
他说,“我们下个赛季继续努力。”
他说,“方锐,我要去霸图了。”
他说,“怎么了?”
他说,“你竟然被兴欣忽悠过去了啊。”
他说,“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
他说,“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他说,“恭喜啊,冠军!”
他说,“我一直在这里。”
他说,“我也喜欢你啊。”
他说,“我也喜欢你,方锐。”
他说,“方锐。”

我的耳中只剩下飞快的心跳声。
我说,“林敬言,你再也不许丢下我了。”

————————
(本来结尾想虐一下,结果回去翻了翻林敬言退役那段,就根本下不去手了。哭)